新闻资讯

维权指南

首页 > 新闻资讯 > 维权指南

被拆迁人纪实:古宅被违法拆除,维权之路该何去何从?

2018-05-11 来源:


《被拆迁人纪实》栏目所发布的文章均为被拆迁人投稿,讲述被拆迁人最真实的自身经历,还原拆迁实情。如果您也有类似经历,如果您也遭遇拆迁,可以将您的亲身体会整理成文字,与全国的被拆迁人交流!

 

投稿邮箱:liufangru@shtls.com

欢迎广大被拆迁人踊跃投稿!

 

江西省玉山县是一个江南的美丽县城。这里崇文重教,书香浓厚,人才辈出,是有名的博士县。

 

被拆迁人纪实:古宅被违法拆除,维权之路该何去何从?

?

十九世纪,在玉山九都有一个富裕且思想开明的詹姓大户家庭,在县城置下不少产业。于县城的考棚附近(玉虹园338号)建造了詹家大院。詹腾荪兄弟四家居住于此。此时的詹家大院一派繁荣兴旺。詹腾荪的父亲曾打算将儿子詹腾荪送至美国攻读经济学。由于中日战争,他们被迫改变计划,詹腾荪只好在国立中正大学(现江西师范大学)完成学业,之后詹腾荪选择参军,成为国民党的一名军官。期间认识蒋经国先生,并跟随蒋经国先生从三青团一直到台湾,曾任职台湾省内政部社会司长。

 

詹家是非常重视读书的,特别是詹腾荪先生这一房,出了五位博士,其中詹腾荪的儿子詹裕农和叶公抒夫妇两人都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而且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唯一的华裔夫妻档,在《玉山县博士谱》分别排在第三位和第二位。

 

詹家大院的四兄弟分家,詹腾荪先生的房产由原配潘瑛娟女士拥有。他们的女儿詹美燕现在是这套房子的所有人,现在住在上海的养老院里安享晚年。詹美燕有一儿舒文,两女舒音和舒方,三人都曾留法,也都在《玉山县博士谱》里有记录。所以,从这套老宅里走出了五位博士。这个家庭中,学位最低的是詹美燕—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这样的书香家庭,在玉山,甚至江西省,乃至全中国,能有几家?这个老宅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又是位于文物考棚近邻,詹家后人曾经向县里的有关部门申请作为有意义的古宅加以文化性保护,但没有得到肯定的批复。

 

2017年,在詹家后人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此房屋被违法拆除。舒氏三兄妹一直在上海北京居住,不知道老宅是何时拆除的。在当地的朋友的通知下,舒文和舒音先后三次赶回玉山,主动跟相关部门联系。特别是舒文受詹美燕的委托,于2017年12月12日特地回玉山,跟县拆迁指挥部以及主管片区拆迁的拆迁指挥部第六片区第六小组进行联系和沟通,提出此拆迁的性质属于违法行为,应由相关部门对房屋所有人进行赔礼道歉,然后再协商拆迁补偿等相关事宜。但这些部门都不承认拆迁行为违法,直到15日,事情都没有任何进展。

 

舒文于15日前往玉山县冰溪镇派出所就房屋被违法拆除的财产被侵害行为要求受理,但该派出所以县里都知道这个事件等种种不成立的理由,不予受理。如此朗朗乾坤下,执法违法不作为,法理何在?!

 

而后,舒文将此次回玉山专门处理这件事情的经过以手机短信的方式发送给玉山县人民政府的徐树斌县长,得到回复:“我问下具体情况”。至2018年1月3日,舒文再次向徐树斌县长询问“我家房子的问题如何?”,至今仍未得到回复。

 

詹美燕在玉山工作时,是玉山糖厂的质量管理科科长,同时兼任化验室主任,更是玉山县政协常委,曾经代表玉山县和江西省进京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和胡耀邦同志的亲切接见并合影,是我们玉山县的骄傲,她为玉山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特别的贡献。1986年工作调动到北京航天部第一研究院第十一所,即现在的航天动力研究所工作,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努力工作。

 

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进行违法拆迁。在“依法治国”的党的方针下,玉山县还在顶风违法拆迁,这是很令人深思的事情。

版权所有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京ICP备15035528号-2
技术支持:鸿睿思博
热线电话: 010-89193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