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

毕文强律师:我痛心同事的遭遇,但不会停止为被拆迁户维权的脚步—盛廷两律师靖江被打事件跟踪报道(5)

2016-04-07 来源:


事件经过:作为盛廷主任律师,惊恐于两位律师远在千里孤立无援

2016年3月28日下午4:30,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李笃振、姜泉两位律师接受当事人委托,前往江苏靖江办案。两位律师在与斜桥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接洽谈判之时,镇政府相关人员(其后查实是靖江市靖澄征收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指示若干人等开始围攻殴打两位律师。其中姜律师被多次打翻在地,李律师面部受伤。

事发后,律师当即报警,靖江城中区派出所出警后,竟然只将受伤的律师带往派出所制作笔录。而围打人员不仅没有马上逃离,反而尾随警车,将律师围堵在派出所里面。

律所得知后,马上上报所在海淀区及北京市司法局、律协;两级律协、司法局迅速反应,与江苏省司法厅、泰州司法局取得联系。泰州司法局派出陈彬同志前往派出所接洽协调,要求务必保证北京律师人身安全,此后海淀区律协赵天庆会长也收到回复,称将派警车护送两位律师离开。

当晚9:00左右,接到此消息后,作为律所负责人,顿时心里踏实了,并直接与两位律师联系,告知了此消息,让他们放心,先离开靖江确保人身安全,再处理后续事件。

但时过不久,李笃振律师回得称,派出所的警察只制作了两位律师的笔录,并未制作肇事者的笔录,甚至根本没有任何询问。更为重要的是,现在警方要求两位律师自行离开,而就在派出所门口及门外,还有大量刚才围攻律师的人员!

听到这个消息后,作为主任,我顿时陷入恐慌的境地,我们的两位律师孤立无援、远在千里之外,派出所门口和门外聚集着大量的人员,这些人刚刚对两位律师进行过殴打,现在就在几步之遥虎视眈眈。两位律师所能够依靠的只有当地警察,但警察居然要求他们自行离开。而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种情况下,自行离开的后果可想而知!

于此同时,所里同事已经得知两位律师身处险境,纷纷关注。(律所在下午5点左右知道此意外事件后,并没有直接告诉所里各位同事,就是怕引发不必要的问题,也不希望事态扩大)。有些同事已经表示应该通过网络让更多的人关注。当时,考虑到北京司法机关已经介入,所里要求其他同事暂时保持冷静与克制。

于此同时,我本人再次打通当地报警电话,反应这种情况,并要求保证律师安全。但让人惊诧的是,接警人员竟然对此知情,并直接回复说再给双方做调查。而我了解的情况是警方只对我们的律师作了调查,并要求我方律师自行离开。在这种情况下,我反复强调要保护我方律师人身安全,需要警方护送离开。但对方仍然答复说了解一下。

迫不得已,我拨通了前去协调的当地司法局陈彬同志的电话,此时他尚在派出所,我仍然提出由警方护送离开的要求,陈彬同志没有明确回复,称去与派出所警官协调。

此时,我进一步证实了李律师的处境,警方并没有处理肇事者,更没有打算用警车护送离开,只是要求两位律师在深夜自行离开城中派出所!

作为律所主任,发现自己的同事远在千里之外的派出所里,却面临着无法安全离开的局面。我感到一筹莫展,内心异常焦急却倍感无力!

当晚10点,两位律师仍然得不到当地警方的保护承诺,更不要提查处肇事者了。我在北京坐立不安,开始希望通过各种途径先把律师解救出来,离开围攻人群。为此我开始联系所有能够提供帮助的朋友、同学。这个时候,已经有北京的律师同行在微博上发出两位律师被围困的信息了,但律所仍然保持了克制。

当晚11点,律师仍然被困在派出所,围攻人员还在门外!

此时,我只能求助于媒体关注了,有朋友转发此消息,微信等自媒体纷纷转发,并引起媒体关注,打电话了解情况,此时也有当地朋友解救,靖江公安局副局长出面,两位律师才脱离人身危险。

29日,两位律师在警察的安排下,回靖江做了身体检查,当天下午离开靖江。

30日早,靖江公安发出了【情况通报】,刑事拘留了肇事者。到此,靖江事件告一个段落。

事件反思:律师权益得不到保护,办案时被打是法治的悲哀

此事件中,征收部门人员公然带人围打律师,实在让人惊诧!而警察出警后,围攻人员不仅仅不逃,反而尾随警车,围堵派出所,更加让人惊诧!在北京律协、司法机关大力官方协调,当地司法部门工作人员出面协调后,警方仍然要求律师自行离开靖江,而派出所外边的围堵人员却被警察视而不见!作为盛廷律所主任和盛廷党支部书记,我本人对靖江事件中相关部门的处理方式是有意见的。

1、律师是矛盾化解者,地方政府不应阻碍办案

作为北京律师,前去靖江当地办案,并非制造矛盾,而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矛盾,是矛盾的化解者,而不是麻烦的制造者。

往小处说,是律师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完成当事人的委托。往大处说,拆迁纠纷是客观存在,矛盾也是客观存在,律师的介入,不必然是与地方政府对抗,反而是可以作为一个协调者分解社会矛盾,帮助靖江当地妥善解决纠纷,构建社会和谐。

因此,律师基本权益应当受到充分的保护与尊重,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当提供帮助和便利,而非阻碍,更遑论人身伤害了!

2、征地拆迁不应政府独大,野蛮谈判

律师前去办案,此次本身就是谈判,进入协商层面已经有利于问题的解决,但出现不同意见,就安排人员对律师进行人身伤害。显示出相关部门及人员对法律的漠视、对律师权益的漠视,同时可见其在拆迁中强势野蛮态度。相关部门及人员应当对此予以反思!

3、警方若能严格执法,事件本可不发生

最为重要的是,靖江事件完全可以不发生!警方在出警后,如果能够迅速调查处理,依法严格履行了自身的职责,那么就不会出现后续的扩大化事态。

但问题是,当地警方最初的处理,是带走律师,任由行凶者相关人员尾随警车、围堵派出所,甚至不予以处理,直接要求律师自行离开。这明显是置律师于危险境地的做法。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派出所警察与围攻人员有什么勾结,但这种做法,显然违背了警察的基本职责。甚至是纵容了行凶者的气焰,如果此时再把律师推出派出所门外,律师的处境可想而知!

4、正常维权途径为何不能解决问题?

关于事态扩大化的反思。在接到律师反应后,律所第一时间内,没有采取任何过激手段,也没有试图进行网络宣传以引发公共关注,甚至连所内同事也采取了低调保密的做法。完全依赖正常途径来解决,把基本情况摸清楚后,把材料反映给区司法局及律协,并经由此反映给市司法局及律协,区市两级司法机关及律协也非常关注,及时与江苏方面取得联系。

可以说,这种应对是及时的、官方的,也是非常正式的。但泰州司法局陈彬同志在协调四五个小时后没有任何效果,这实在让我们无法理解。陈彬同志的出现,意味着北京方面与江苏省厅方面已经知情,并积极协调,但此时警方仍然要求律师自行离开,无法推测派出所办案警察是如何考虑此事的。

其后,本人以律所负责人的身份,向靖江110再次报警,此种方式也是法律所赋予的社会上每个普通公民所享有的权利,110接待报警,理应录音留证,并需要积极处理,但接警人员在我反复提示派出所处理不妥且我也有录音的情况下,仍然表达出此事已经知情且派出所并未有任何不妥!这种答复显然也意味着无法确保两律师能够得到当地警方的保护!实际情况是,两位律师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呆在派出所里不出去,没有饭吃,甚至通讯也因手机快没电了而随时断掉!远在北京的我们,无法给两位律师提供任何帮助!

那么,解救被困在派出所六七个小时的律师,唯一的方法就是救助于媒体及社会关注了!

而这完全是城中派出所不作为、不理会任何正常途径的接洽与请求引发的。换句话讲,他们对非常正常解决手段更敏感,更能够接受!

作为一名律师和党员,我对这种做法是痛心的,我们从党中央到国务院,国家领导多次强调建设法治社会,最近习总书记还强调保护律师权益。而地方派出所的这个做法,直接让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陷入人身恐惧之中,试想一个普通公民的人身安全根本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得到保护,只有寻求了网络、媒体和社会关注后,才会有所反应。

这不仅仅是一种法治的悲哀,这甚至是消弱我们党和政府执政公信力的最恶劣的做法。这将逼着那些无法得到保护的人采取各种手段甚至是非法手段来维护自身权益,社会的安定与和谐将无从谈起。

应当看到,在事态开始扩大时,靖江警方迅速采取的补救措施,刑拘了肇事者,这让我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应当对警方的工作点赞。这也是解决靖江事件的正确方向,律师办案应当的得到保护,打人者必须受到处理。我们将持续关注该事件的进一步处理。
版权所有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京ICP备15035528号-2
技术支持:鸿睿思博
热线电话: 400-05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