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

李笃振律师:会义无反顾继续征地拆迁维权工作—盛廷两律师靖江被打事件跟踪报道(4)

2016-04-05 来源:


2016年3月28日李笃振、姜泉律师在江苏靖江承办征地拆迁案件被打,事件发生以来引起了社会广大关注。

 

小编就此事件对两位律师做了简单的采访,姜泉律师的采访(点击蓝色字查看文章姜泉律师:这次事件不会动摇我做拆迁律师的决心)让大家对征地拆迁律师有了更深的了解,今天我们来认识一下事件中的另一位律师——李笃振律师。

 

李笃振律师

 

李笃振律师,男,法学学士,近十年来主要从事征地拆迁法律业务。承办了150余件征地拆迁案件,其中较有影响的有代理山东潍坊王先生拆迁案件(被最高院收录为“全国十大行政不作为案件典型案例”)。

 

同时李笃振律师担任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海淀区法律援助中心的法律援助律师,获得“2014年海淀区法律援助十佳律师”称号。

 

李笃振律师在承办具体案件之余,不懈进行相应法学理论研究和相关司法实践总结,参与起草《不动产征收与搬迁法》(国土征收条例盛廷版)、参与编著《房屋拆迁——以案说法实用指南》等书籍。

 

Q:您的从业经历是怎样的?

 

李笃振律师:

 

我进入律师行业算是比较早的,2005年通过司法考试,2006年实习律师,2007年4月执业,第一家律所是北京市连纵律师事务所,主要从事刑事辩护及民事案件。2009年10月开始到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工作至今近七年时间,从事征地拆迁法律业务便始于来盛廷工作。

 

Q:此事对您有什么影响?

 

李笃振律师:

 

在我国尚未完全建成法制社会的大环境下,律师行内自嘲“没有被打过的律师不是一个完整的律师”,从这个角度说,此次靖江事件,使我入行十年后终于“完整”了!

 

律师是个特殊行业,拆迁律师更是特殊行业中的小众群体,身边的多名同事,包括我们律所主任毕文强律师均有过在办案过程中被打经历。因此,我本人对办案中被威胁被殴打一事多少有些思想准备,只是不知道是否真的会发生。

 

此次靖江事件对我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没想到在靖江斜桥镇这个看似矛盾并不尖锐的案件中被打,让我更深刻清晰的认识到从事律师业务尤其是征地拆迁律师业务的风险性。我会义无反顾的继续我的工作,毕竟邪不压正,此番经历只是一个插曲,不会影响我做拆迁律师的决心。

 

Q:想提醒被拆迁户和其他律师什么?
 

李笃振律师:

 

需要提醒的两个方面:

第一,加倍防范风险;被拆迁人依法维权中、拆迁律师办案过程中,风险处处存在,大家要加倍小心;

第二,法制愈加完善,依法维权是正当选择。

 

此次靖江之行,我本人虽受到犯罪分子殴打,但最终北京、江苏司法部门、公安部门均是加大力度处理此事,全国律师同行和诸多群众亦是普遍关注,风险只是暂时的,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时间是极其短暂的。

 

Q:如何看待律师这个职业?

 

李笃振律师:

 

在当今社会,可以说所有问题均是法律问题,不可能要求所有的人均具备相当专业的法律素养。因此律师的作用至关重要,我们依法代理各种诉讼及非诉业务,为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我认为律师是和公安、法官、检察官同等重要法律职业,从与普通公民的密切程度上看,甚至要超过前述几个高大上的职业。

 

律师的最大的职业道德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始终认为律师是一个重要且神圣的职业,作为律师我很自豪,接下来的几十年的时间,我将会为我的职业努力奋斗。

 

Q:你认为盛廷是一家什么样的律所?

 

李笃振律师:

 

前面已经说过,我在盛廷所已经工作了7年时间,如果谈起对盛廷所的了解认识,我自认为还是有发言权的。

 

简单说盛廷所有两个最大的特点,第一是“专业”,盛廷所是一家专做征地拆迁法律业务的律师事务所,且最早提出只接受被征收人、被拆迁的委托,盛廷所也是现在北京的从事拆迁业务的诸多律所和律师的娘家。

 

第二是盛廷所有着自己独特的律所文化和浓重的人文气息。拿本次靖江事件来说,我和姜泉律师被殴打后,我寻找机会联系了律所领导,律所第一时间联系了北京市和海淀区两级律协、司法局,全体同事通过微信、微博等网络方式进行呼吁,取得了江苏司法部门的重视并派员到场,且在一定范围内引起了同行和公众的普遍关注,正是大家第一时间的关心、关注,方才因其靖江警方的重视,使得这件事情取得了阶段性的良好结果。

 

Q:在承办拆迁案件中有哪些难忘的事?

 

李笃振律师:

 

太多太多了,因为工作原因,7年来我出差去过了全国绝大多数的省份。单就个人风险来说也是遇到过多次,比如,多次庭审前后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威胁辱骂、11年在辽宁海城正当事人家中谈话时被上百名拆迁队人员包围、12年因山东某地一个案子手机被监听长达十多天、在江苏和浙江入住酒店后遭到陌生电话的恐吓、10年在湖南安乡法院副院长先发表“北京律师是骗子”主题的演讲后再进行开庭,等等等等,只是真正被“殴打”这确实是第一次。

 

最难忘的事情还是每当案件处理终结,看到尖锐的拆迁矛盾经过我的工作予以化解,看着我们的当事人开心的笑容和满怀感激的眼神,觉得自己所有的辛苦和委屈都是值得的。

 

Q:希望此事件得到怎样的处理?

 

李笃振律师:

 

事实上截止到现在,靖江警方已经刑事拘留了三个直接动手打人的人,我对此表示满意和感谢。

 

但是希望靖江警方及纪检部门继续查明此事件的幕后主谋,解释一系列的疑问,比如:“冯姓主任”的身份?“赵科长、陆(路)主任、陈姓人员”是不是斜桥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行凶人员到底是谁召集来的?“冯姓主任”及镇政府工作人员在此事件中的具体作用。如仅对打手进行处罚、放纵幕后主谋,那么就偏离了处理问题的初衷。

 

客观讲此次我和姜泉律师受伤并非特别严重,只是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脸部肿胀、身体多处淤青,但殴打律师的性质比较恶劣,尤其是在律师与他们并没有矛盾冲突甚至没有言语冒犯的情况下肆意殴打律师,这体现了很多地方的法制环境比较恶劣,还存在很多灯下黑的情况,毫不夸张的说,如不能及时遏制这种猖狂的行为,整个区域乃至全国的法治进程必将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

 

Q:现在此案件中被拆迁人情况怎么样?

 

李笃振律师:

 

靖江斜桥镇拆迁人员能肆意殴打律师,那么对普通被拆迁人更是有恃无恐,事实上被拆迁人最近一年的时间始终处于被威胁恐吓状态,以至于张国江、张峰泉父子不敢回家居住。3月28日律师被打事件发生后,当事人当事人全家收到很大惊吓,更是不敢在家居住,已经离开靖江。

 

当然,当事人家中拆迁事宜早晚还是要解决,正如我“被打经过”中陈述的那样,我也会再做当事人的工作,力争早日解决该拆迁纠纷。

 

Q:请谈谈拆迁律师所处的环境

 

李笃振律师:

 

我们身边拆迁律师有两种,一是为拆迁(征收方)服务的的拆迁律师,二是为被拆迁人(被征收方)服务的拆迁律师;两者的环境天壤之别。

 

前者因为直接或间接为政府服务,无论法庭上还是法庭外均是处处绿灯;后者恰恰相反,因为形式上均是直接或间接与政府是对立面,因此执业环境较差,此次我和姜泉律师靖江之行的遭遇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当然,正如前面我说讲到,随着法制观念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意识到,律师在拆迁矛盾中能够引导当事人放弃诸如武力对抗、越级上访等事件的发生,从而防范和减少恶性事件,在协商中,律师起到了沟通桥梁、润滑剂的作用,因此拆迁律师所处的环境会越来越好。

 

最后,感谢您参加这次采访,这两天,我们有很多当事人也很关心您和姜泉律师的身体,纷纷打来电话询问,我们也希望您能够尽快的从这次事件的影响中恢复过来。

李笃振律师:

 

感谢大家的关心,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也恢复了正常工作。承办征地拆迁案件这么多年来,深深的感受到老百姓的淳朴,所以当他们的权益受到侵犯时,我一定会坚定的为他们维权到底,即使过程很困难,但困难只会让我们越挫越勇。

版权所有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京ICP备0901344
技术支持:鸿睿思博
热线电话: 010-89193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