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农村房屋拆迁

首页 > 经典案例 > 农村房屋拆迁

互相信任、配合默契的山东日照拆迁补偿维权案:律师是后盾,润物细无声!

2021-06-04 来源:

本案关键词:

征收土地 、宅基地安置 、送锦旗

本案焦点问题:

征收村民的宅基地和房屋,但是补偿置换的宅基地却是在采石场附近,地基不稳、无法建房正常居住,村民能解决宅基地安置的问题吗?

代理律师: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王雷

山东日照的五莲县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县城,当地村民主要从事采山石、石材加工等营生。陈先生是五莲县某村的村民,从2016年开始听说村里要修高速公路,要征收部分土地房屋,但村民们并没有看到征地批文等相关公示公告。

2018年10月,村民们得知初步补偿方案是:房屋补偿630元/平米,另给一处宅基地安置建房。对陈先生来说这两个都难以接受——

补偿标准太低,更离谱的是所置换的宅基地位于碎石料填埋场,地基不稳,根本无法正常建房居住……且看盛廷律师助力当事人陈先生解决补偿低、安置不合理的问题,实现满意搬迁。

地基不稳的安置宅基地

省道拓宽,占了村里一溜的土地和房屋,其他村民都签了拆迁协议,陈先生为什么对征收补偿方案不满意?

原因很简单,除了房屋的货币补偿标准偏低、不合理外,所安置的宅基地位置……是个问题。

当地村民的主要营生是采石,做石材加工,加工剩下的碎石料就倾倒在地势比较低的沟洼里。而陈先生被告知,给他安置的宅基地就在一个叫卧龙沟的地方。卧龙沟,其实就是一个相当于石料填埋场的存在。

陈先生说:“安置地址没有经过大家的同意,直接定的卧龙沟。卧龙沟其实就是一个特别深的大沟,这些年都往里扔垃圾,成了个大垃圾场,而且还往沟里扔一些大理石废料,这些石头废料都有高辐射污染……”

“安置的地方表面看是平的,但其实就是填起来的。这种地方首先打地基不合适,房屋不稳固,下边都是烂石头。”承办律师解释,“再一个,当地采的这些石头,有些是有辐射的,对身体不好。一般装修的时候不愿意用这个纯石材,就是因为有辐射的原因。”

用陈先生的话说,就是“征收方完全不顾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和意见”“这样的宅基地能住人吗”。

补偿不高、安置的宅基地不好,种种不满意的因素叠加,很难让作为被拆迁人的陈先生相信,这场征收补偿能让自己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陈先生一家不愿接受现有的补偿方案,拒绝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与拆迁方几番协商,也没有达成一致。

2019年5月14日,陈先生找到盛廷律所,委托盛廷律师代理拆迁补偿纠纷维权案。案件由王雷律师承办。

软磨硬泡“逼迁”压力大

基于上文所述合情合理的缘由拒绝搬迁,其实是人之常情。然而,拆迁方推进拆迁进度的急切,还使陈先生一家遭遇了各种软磨硬泡、软硬兼施的“逼迁”。

这些“逼迁”影响到陈先生周围的人,包括他的父亲、老丈人等,让陈先生一度陷入焦灼和不安、感受到巨大压力。

陈先生远在苏州工作,也在苏州成家买房,老家宅基地的拆迁事宜,是由陈先生父亲在对接。陈先生的父亲平时在村上通过扎一些农村丧葬用的纸扎挣点家用,十里八乡,谁家有事都找他。有时候谁家老人住院快不行了,提前给陈先生父亲说,他就开始制作纸扎。


“这种村里的小本生意,父老乡亲的私底下该给多少钱给多少钱,没有什么工商注册,也没交过税。现在因为拆迁这个事,相关部门多次上门吓唬老人家。”承办律师解释说。

“陈先生的老丈人本是在外来投资的村办企业干活,技术还挺好,也因为拆迁的事情,工作受到了影响……”

“还遭遇过断电、砸窗玻璃这样的骚扰。村里边施压把电断了,后来通过联系镇上电业局工作人员把电给接上了;还有两次半夜有人拿石头砸他们家玻璃,把玻璃砸碎了。后来为这个,陈先生在家外边装上了摄像头。”

零零总总的“逼迁”,对接各方协商周旋,陈先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律师是后盾 润物细无声

从介入案件的那一刻起,律师就成为了当事人最坚强的后盾。

给安置的宅基地不靠谱,补偿标准又偏低,还遭遇各种“逼迁”手段,与拆迁方多次协商,对方却迟迟不让步。只是想得到应得的合法合理的补偿而已,为何这么难?

陈先生是位心思细腻敏感的当事人,维权过程中遭遇各种状况,种种的不安和焦虑,承办律师都看在眼里。

遇到村里断电,律师告诉陈先生如何去找镇上电业局驻点工作人员处理;遇到半夜砸窗玻璃,律师告诉陈先生如何报警,报警后如何持续关注警方办案后续;遇到相关部门上门,律师告诉陈先生如何应对,什么情况下可以跟对方聊、怎么聊等等……

“每当出了一个什么状况,当事人就会很着急,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反应就是告诉律师,把心中的担忧向律师倾诉。作为律师就要把这些事都给当事人盯住了,给他们分析是什么情况,该怎么应对,律师有什么建议,当事人可以怎么选择。”承办律师说,“把这些说明白之后,当事人就心里有数了,踏实了,再来什么情况也能从容应对了。”

2020年4月,维权还在进行中,案子还没结束,当事人陈先生就给承办律师送来了一面锦旗,向律师表达感激之情。

正如承办律师所言:“在帮助和安抚当事人的过程中,其实律师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打动当事人的也许就是这些一点一滴的小细节,润物细无声。”


达成诉求当事人满意结案


“这个案子最开始其实就是非法占地。没有给当事人下任何的通知通告,征地批文什么东西都没有,直接就是村里跟当事人去谈补偿,具体的评估没有,补偿标准也很不明确。”承办律师解释。

从接案后发律师函,到申请违法占地查处,再到提起行政诉讼,一系列法律程序承办律师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期间同时帮助当事人与拆迁方多次协商谈判。

2020年7月,还在违法占地查处的上诉过程中,当事人陈先生就和拆迁方达成了一致协议:补偿提高,同时拆迁方负责帮陈先生把宅地基地基打好。

“最后补偿的还是那块宅基地,但是把地基给打一下。因为下边都是乱石头,不像比较标准的那种建设用地,地基要好打些,这块地打地基也要花不少费用、要费点劲。”承办律师解释,“当然更重要的是,货币补偿也提高了,当事人对这个结果比较满意。”

从2019年5月到2020年7月,一年多的时间,山东日照陈先生的拆迁纠纷维权案至此圆满结案。

正如最希望病人好起来的是医生,最希望当事人达成诉求的,是办案的律师。

从接案开始,律师和当事人就站在了同一战线,为着共同的目标前行。最令人感恩和欣慰的,莫过于当事人和律师在维权过程中互相信任、配合默契,一同实现诉求,给这段维权历程画上圆满的句号。


(本案案件来源:2019-184)




版权所有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京ICP备15035528号-2
技术支持:鸿睿思博
热线电话: 010-89193487